無極慈善堂信眾感應實錄-蛹

日期 2012-09-17 23:35:55 | 文章主題: 感應實錄



本堂近日有一實際案例,在信眾生死關頭之際,由神尊護持之下,將善信從鬼門關前救回,相關內容尚待該善信親來堂上還願之時,再行公佈,本人覺得此次感應與 呂金虎老師掌堂時代其中一篇信眾感應實錄,有異曲同工之妙,此篇為民國八十二年出版的靈界傳真所收納之內文,由善信羅小姐所撰寫的真實感應,與諸君共享。

無極慈善堂信眾感應實錄-蛹

民國八十二年 善信 羅小姐撰寫

「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」,熬過了危險期,今天已經是一星期了,雖然尚未出院,頭腦仍昏昏沉沉地,但我要寫,希望能把這些年來的坎坷際遇,及如何獲得天神護佑兒熬過許多苦厄。經過生與死的邊緣後,我才知道生命的可貴,螻蟻尚且貪生,何況人呢!

在未出車禍前,我天天求死,因為我覺得生不如死,「人」雖有堅韌的生命力,在遭受到冷酷無情的打擊後,我連求生的意志也失去了。「自殺」更需要勇氣,在痛不欲生時,只希望以死來解脫,因為我已沒有了生存的憑藉。

多年了,情何以堪?情歸何處?午夜夢迴,我無語問蒼天,天哪!為什麼我什麼都有 卻得不到一個完整的家!
「感情」支離破碎,難忍思維觸摸心靈的傷痕,是新傷?是舊恨?此身此心。難道「月老」不知我情?忘了在「姻緣簿」上,把我倆緊緊連繫在一起?但不管怎樣,我只求上蒼給我一個完整像樣的「家」,擁有一個愛我、關心我的夫婿,及乖巧平安的兒女,只求平淡、平凡好嗎?天呀! 我祈禱著。
今夜我必須寫!因為這些日子來,就像置身在激烈無盡的戰爭中,我絕望無助,只求一「死」來解脫痛苦。那天,我開車在街上,「轟」的一聲,只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,試摸著脖子,鮮血如注的流下,酷熱的太陽照著,我昏眩;氣弱地緊握住那闖禍的年輕人的手,他慌張、緊急地送我上醫院,一直到我看到「急診室」三個字,就已經失去知覺,直到手術檯上,醫生在動手術很痛,才醒過來,第二天,闖禍的年輕人來看我,我不但不怪他,反而怨他為何不把我撞死呢?因為這九個月來,我根本不想活了嘛!

老來才被情傷,太不值得,只怪自己的執著及多情。過去孩子還小,我不怕苦,日子雖苦,但活在兒女們的希望中,因為我擁有四個孩子而驕傲;如今孩子們都長大了,離開了母親的懷抱,雖然還需要媽,但媽已無能為力再照顧他們了。「婚姻」對我是什麼?當他-我的夫君,認為我沒錢、沒地位、沒有誘人的胴體,不再年輕時,他卻像丟破草鞋地急於把我擺脫掉。

「命」吧! 四十五歲以前,我沉沐宗教信仰,歷盡無數的艱辛,試煉,篳路藍縷,披星戴月為「修道」、「了生脫死」、「學習觀世音菩薩的悲憫精神」,學聖學賢;多年的浸沐,我曾經是一宗教團體「上師」級的人物,四處縱橫,講經論道,信眾無數,整個歲月融入了宗教,根本忘了自己是「凡人」,因為此身此行獻給眾生,感到很快樂、滿足。
當意氣風發,志得意滿之際,一個衝浪伺機而來,在一個莫名其妙的機緣之下,我毅然放下三十年的信仰,改修禪靜,不顧任何人的挽留、苦勸;如同彈琴,’ 當彈至高山流水,生命的激流已迸火花,整個生命浸淫陶醉在美妙的旋律中,突然間,弦斷了,琴破了,於是抱著殘琴,猛然跳出「宗教」的激流,一曲「高山流水」,畫下了休止符,從此成為絕響,我再也不觸摸琴棋書畫了!伴我三十年的經典史集,全部分送朋友當紀念品。因為我擁有一部「心經」,洽似「無字天書」;好像得到「心經」的精華,對一切有形的經典,認為只是皮與骨,不必在費思勞神,依經據典為精神食糧了。倏忽暮地,一部「心經」,二六時中照破五蘊皆空,二六時中耀放光明,心燈亮起,燃不盡,照破一切黑暗。於是不再依賴經典、拜佛朝寺等等,心中很快樂,很自在。為了邁進另一個修行境界,當時不顧親情的呼喚,殷殷的苦勸,認為骨肉親情難捨亦得捨,而且孩子們也該獨立長大磨練一番。放下庸庸碌碌的人生,安排兒女的前程、婚姻之後,毅然邁向「出家」之路,當時走的很瀟灑,因為我找到了。

兒女各自西東,夫君異鄉營生,或許是塵緣未了,青燈木魚,拂不去俗緣之牽掛。異鄉的夫君回來了,回到我身邊,心軟於苦苦的相求,於是我們又共同生活,至今五年了,寄居鄉間,在陋巷中,我們過著簡單生活,一簞食、一瓢飲,居陋巷也知足、幸福。在雪山山脈中,我們種一些水果,肌食果蔬,渴飲山泉,過著半僧半俗,似夫似妻的山居生活。五年了,我沒有一刻忘記「念佛」、「參禪」,在工作、施肥、割草、開車、吃飯、睡覺也念佛,一部「心經」伴我左右,好自在,好快樂,體會「開悟」不在寺廟、經典、佛像,只在日常灑掃應對,在平常、平凡、平淡的日常生活中,即是「道」。「禪」不在坐,行住坐臥皆是禪,二十四小時中,拳拳服膺,不忘修禪。觀音菩薩曰” 「二六時中,念茲在茲」。「禪」不用語言,身是「廟堂」、「心即佛」之宗義也。

而我的先生他呢?修行對他而言,似乎無緣,漸漸地追求名利、重現實,功利主義重了;看我如此過著村野生活,遺世獨立的生活,沒出息,沒成就感,種種怨言漸漸出現在我身邊。
世間混沌,人慾橫硫,尤其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的今日,很多人以「權勢、財富、美色」蒙蔽了本來純真的心田,好像大部分人都如此,幾乎找不到一點清新的空氣,如果不隨波逐流,好像跟不上時代似的;當然也有些許人,力爭上游,努力向善,守著「真樸」的「良知良能」。但更多的人,如一滴清水倒入大海中,反而被淹沒吞噬了,所以我先生這樣,我並不怪他。

越修越無意名利,淡泊以明志,寧靜怡志願,我相夫教子,耕作果園。酷熱的太陽,寒冬的風霜,使我變成如原住民似的黑粗皮膚,我以為努力耕耘,可以獲得夫婿的歡心,但在如此現實艱困的衝激下,腳踏實地,胼手胝足的操持田園,反而得不到夫婿的憐愛,「老」與「醜」的怨言開始多了,嫌棄;批評也成為家常便飯。甚至「你沒金錢、沒地位,誰要跟妳在一起。」他說。

於是種種的理由,他擺明再娶,厭惡、嫌棄之心更明顯,甚至,公然把女人帶回家來。明知他已變心,但痴情的我,卻被愛傷的遍體鱗傷,不值得呀!郎心如鐵,我還留戀什麼? 但「愛」的執著,「愛」的付出,如覆水難收,明知君心已去,卻淚流滿腮,傷心度日。
孽吧!堪不破一個「情」字,談什麼修道,我徬徨無主,開始四處求神問卜,從南到北,從顯到密,大神小神,三山五嶽,及一般江湖術士,前前後後,花費及被騙了數十萬元,只差沒有被騙失身罷了! 山窮水盡,身心破碎不堪,絕望的幾乎精神崩潰。

就在今年清明節左右,經一友人的介紹,我又燃起一絲希望,抱著頹喪、失望的靈魂,驅車到「無極慈善堂」。一間平凡的公寓樓中,卻如此不平凡地扮演了「慈悲救世」的「道家風範」。更令人敬佩的是堂主呂老師的老莊風格,不求聞達、不求名利、威儀莊嚴,又是如菩薩般的悲憫精神,默默地站在佛堂一角為眾生服務。
呂老師說 : 「道法實際,著重制煞;佛法深奧,著重修練;儒家平凡,著重倫理。」

於是我很虔誠的祈求神明及呂老師,並坦白的陳述在五年來的遭遇,幾乎夫離子散,家破人去的境況時,老師教導我如何消災、解厄、改運、制煞,也得到師兄的指導,奇蹟般的,三個月,失散在他鄉不認娘的孩子,一個個回到母親的懷抱,經過神明的護佑及老師的幫忙,三個孩子各個學業進步,身體健康,事業如意。而身為母親的我,五年的切盼、擔心、悽苦的日子,日日夜夜倚門盼兒歸的思念,短短三個月,看到孩子一個個健康、活潑、恢復以前天倫之樂時,我不知該如何形容恩師的法力無邊,神明的威靈顯赫了! 也不知該如何報答恩師急叩謝神恩了! 尤其二個星期前,在十多位政治大學社團學生參加了「觀靈術」探討時,有幸親睹一位幸運學生進入「大靈界」,探討自己的「生命之樹」及「元辰宮」,雖然我沒機會參加,但旁聽的我,已身歷其境地感到靈界的神奇及奧妙了。在天人合一心境下,真實的人生中,卻能進入太虛幻境,一探宇宙的奧妙,使我深深了解神與人,靈魂與肉體不可分的密且關係,更不敢有絲毫「壞」的念頭了! 九個月來「自殺」的消極念頭也不敢了! 今後只知道秉持「忠孝節義」的操守,長養「浩然之氣」,如果有不如意,相信命運如此,但努力積善修德,必能獲天之佑,諸佛神明的護持,總會熬過苦難,走向光明圓滿如意的人生。雖然我婚姻制今仍陷膠著中,夫婿一意另娶,但我有信心,一切交給神明安排及呂老師的幫忙,我想滴水穿石,相信夫君總回心轉意,打消納妾的念頭。

這次的車禍中,真是不幸中的大幸,病床上感觸於自己多難的人生,以及蒙受太上老君、濟公師父、中壇元帥等的聖恩和呂老師的恩情,一面吊點滴一面忠實的寫下個人的悲歡離合,及神明的救苦救難,為蒼生消災解厄的感應靈驗,也體驗到,只要秉持善良,敬天地禮神明的心,定會獲得天神護佑,而邁向光明圓滿的人生。

自從接觸無極慈善堂後,我感覺到似乎在呂老師的身上,看到太上老君騎著青牛,踏著太陽下凡,聞聲救苦了,也似乎體會到濟公師父,身穿白衲衣、搖著破扇、踩著破草鞋降臨人間,為眾生救苦救難呢! 更在呂老師,師兄的風範中,體會了太子元帥又頑皮、又威嚴、又神勇的為人們消災解厄,添福添壽呢! 這是一間神人殿堂,在人與神,神與人之間密切合作,發揮了正氣正神正人的合作無間的精神。

我是一個平凡的婦女,堅守婦女的本分,多年來,不管夫婿如何的言行不佳,追求名利,但我為人妻者,以不變以應萬變,本著婦德,克盡婦道,秉持著貞靜賢淑四字,但願諸佛菩薩、神人共鑑,保佑有一天,他-我親愛的夫君會回心轉意,找到良知,回到妻的身邊,享正常之天倫之樂。
這次的車禍,雖然驚險萬分,但也逢凶化吉,脫離險境,使我心境上脫胎換骨,從此不再有「死」的念頭,更衷心的祈求菩薩,神明悲憫我,讓我有活下去的信心,讓我有一個完整的家,夫婿不再貪花戀色,取消納妾的念頭。

天蠶破蛹而蛻變,經過了掙扎、黑暗、時間、空間的洗練,迎向一個美麗的璀璨人生。這次的車禍,神明的護佑,使我大難不死,否極泰來,生命又邁向另一個旅程,我祈禱著………..




本篇新聞文章來自 無極慈善堂
http://www.wugin.com

本篇新聞文章的連結網址是:
http://www.wugin.com/article.php?storyid=2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