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!    立即註冊    登入  
無極慈善堂標誌
登入區塊
本堂連結

本堂活動專區
呂老師系列講座

本堂專屬APP
搜尋區塊
本堂聯絡資訊
Line : @wugin
加入好友
預約專線 : 0988029898
詳細地址 :
桃園市北興街102號2樓
點我本堂外觀實景圖
點我線上預約系統
電子郵件: wugin888@gmail.com
大迷信電影欣賞
現在時間
主選單區塊
發表數排行區塊
1 angel6868 2401
2 a700617 2017
3
brian
1578
4
pancake
1402
5 lala5978 748
6
法號卍
670
7 acwj8352p 668
8 minirabbit 577
9 roar 371
10
jessie
304


無極慈善堂弘法靈學研習會 : 讓我告訴你──我進入第三度空間的感覺
發表者 brian 於 2012-10-05 17:51:38 (1803 人氣)




讓我告訴你──我進入第三度空間的感覺

電影(大迷信)片中提到的靈界旅行,對香港人來說,可能是匪夷所思之事。但在台灣,有六十歲以上的人,都會對這門法術有所認識。

靈界旅行其實是一種觀靈術,閩南語話叫做(觀落陰),南部地區叫做(觀三姑)。顧名思義,就是經過法師施法後,令參加者以一種(靈魂出竅)的方式,親身去尋找已過世的親人對話,或觀看自己的生命樹及元辰宮(看生死冊的地方)
  

觀靈術所見到的景象,很多人都懷疑這只是幻覺ˋ催眠術而已。筆者在看(大迷信)見到呂金虎大師帶人進入靈界時,亦同樣有此存疑。

不過,在(奇聞)工作久了,接觸的異人怪事多了,雖有存疑,但為親身驗證過,亦不會妄下判定。

今次,筆者因緣際會又有接觸的機會,除了二月二十八日上午,在本港某酒店的咖啡室,與由台灣來港的呂金虎法師做了一小時的訪問外,翌日還在永高影業公司,參加了由呂法師主持,並且讓傳播媒介參加的觀靈法會。
當天的觀靈法會上,有數人亦看到景象,而筆者是最快(進入)的一個,亦是見到最多景像的一個。但究竟這是幻覺、催眠,還是真的進入靈界或是其他呢?讀者可邊看邊分析、下文就是將筆者當時(進入)後所見的一切如實的描寫出來,向有興趣探討觀靈術的人提供一個參考個案。


閉上眼見晨光


二月二十九日下午三時,永高影片公司坐滿了新聞傳播界人士。甫進門,一眼望見前面設有一個臨時的道教神壇,神壇較為簡單,在普通的檯上鋪上一塊玫瑰紅的檯布,檯上只放了兩個香爐、一些金紙、香以及三盒餅乾.另外還有法事用的木魚及法師用的法帶。

在神壇前面,井井有條的放了幾行座椅,每行四張,分開左右兩邊。每張椅背均放著一條簇新的黃色毛巾。

堂上除了有名的呂金虎法師及其三個助手外,還有(大迷信)電影的幾位工作人員,包括該片的監製李居明,策劃徐 偉,導演盧庭杰。除此外,幾乎全部都是傳播界的人了。

在法事開始之前,我們每位參加觀靈法會者都填寫一份自己的姓名、出生年、月、日、時以及住址資料。到正式開始前,呂金虎法師要求每位參加觀靈法會的人,都到壇前敬香兩支及誠心禮拜,然後囑咐參加者脫下鞋及眼鏡,並拿起椅背上的毛巾都夾著一道符紙。另外,每位參加者手上都有一份觀靈進入前所常見之景象圖。

呂法師對我們說,將夾在毛巾堛熔轡之字向外,然後毛巾蒙著雙眼,不要蒙得太緊,否則令自己頭昏腦脹;也不可以太鬆,以免鬆脫。蒙著眼睛後,自然的閉上眼,中途不可睜開眼睛。佩戴眼睛的,一律要除下。若發現有光或景像,立即舉手,由法師帶領你的靈魂進入靈界。呂法師還強調,盡量放鬆自己,不要緊張,抱著看,抱著看電影的心情去觀看,否則難以進入。

當各人準備就緒後,呂法師開始念誦咒語,不到兩分鐘,我眼前出現天亮前曦微的晨光。這晨光很黯淡,呈現藍色,在中心處有些白光,亦不太強烈。這個景象維持了約二至三分鐘,當時我不以為意,以為這是閉上眼自然浮現的一個景象,故沒有舉手發問。

過了一會,呂法師的一個助手走近我身邊,問我見到些甚麼。此時辰光的景象仍然沒有絲毫的變動,我開始懷疑這可能就是觀靈進入前的景象。因平時閉上眼睛所呈現的景物,多是跳動不定、轉換甚速的。於是,我跟那人說了我見到曦微的晨光,那人就告訴我,這正是進入前的狀態,蹦告知了呂師傅。

之後我聽見,強而有力的木魚聲,由遠而近,越近我的身邊,感覺越強烈,有一種敲打在心頭的震撼。


我見到女菩薩


經過一陣木魚的催促聲後(聽到敲擊木魚的聲),我有一種被人驅趕的感覺),景物一下子變為一幅佛像。清晰見到一個女菩薩,祂厚唇大臉,臉形略方,眼長長向下垂,樣貌有點面善,好像在哪兒見過。他身穿低胸寬帶衣服,身上衣服的顏色,我分辨不清,但牠兩袖的彩帶有粉紅、淺黃、淺綠等色,卻是清晰可見。他站立的姿勢頗阿娜多姿,雖然側身但可看清其全帽。他一動也不動得站著,就好像我們看到畫堹咱P一樣。

當時我心堸{過一個念頭,可能這是我在日常畫冊或佛廟中見過的一位菩薩肖像,至今仍留在腦海裡,故在此時浮現出來。但我又馬上想:我平時接觸最多得應該是關帝、觀音之類,為何在此時出現的並不是我日常可以見到的佛像呢?我心神馳越之際,呂法師問我景象有沒有改變。我搖搖頭,說道:(沒有。)他就要我誠心求菩薩引路,去看元辰宮。

我依照旅法師的吩咐,雙掌合併,稟告菩薩求祂帶路。過了一會兒,祂仍然停留不動,呂法師在叫我求時,祂已轉身走了──我並沒有見到菩薩整個人轉身的動作,只是看到祂身後一小幅托在地上成波浪形的衣服,慢慢在畫面上消失,所以我知道牠轉身走了。

當我告知呂法師菩薩已走了,牠就即叫休息一會再做,第一次的(進入)便是這樣結束了。
在此順帶一提的是:我在剛開始又未見到晨光之前,我右手肌肉忽然跳動了一下,跟著我左腳小腿的肌肉又是如此的跳動了一下,跳動的較為特別,平常甚少有此動作。完成第一輪法事後,我曾問過呂法師其中一位助手,他說這是緊張的表現。


大陸婦女朝拜


休息了十幾分鐘後,第二次(靈界旅行)又開始了。同樣用毛巾蒙著雙眼,拖鞋除眼鏡,進入準備狀態。
在呂法師大聲的唸動密咒下,約一分鐘後,我又見景象:面前出現了一條人龍,全身都是穿藍色的衣服,排列得很整齊,朝著同一個方向站著朝拜。

這條人龍初出現時,是較為朦朧,漸漸轉為清晰。當時我心堣]感怪,如此的如龍,我以前是從未見過的。上次見的佛像,還有機會是腦海殘留的印象,但今次為何竟有此景象呢?

可能是職責所在的關係,因此我每次見到景象後,並沒有第一時間通知法師,而是獨自的猜度及反覆思考。直到有人問我,我才告知我所見的景物(據除 偉在旁觀察,他表示呂法師見到神情有異的便會行進查問,換言之,雖然綁了眼,但法師大概是知道誰人已(進入)的。這可能是因此而令身邊的人對我起疑,已為我是受他們指使而來(做馬)的,對此指責我也感無奈,我只知自己的身分是記者,我的工作是如實的報導,別人怎麼看、怎麼想,並不是我的工作範圍內。

今次,又是法師的助手問起我,以及我見人龍岀現了有一分鐘之久仍沒散去,才告訴他,我見到人龍。
呂法師叫我形容給他聽,我說:(人龍全身都是穿藍色的,中間開襟的衣服,完全是早年大陸婦女的裝束,她們不斷的向一個方向合掌彎腰的朝拜,卻看不見她們拜甚麼。)
(人龍全部都是女人嗎?有沒有男的)呂法師問我。
我開始慢慢逐個看,果真個個都是女的,而且他們全部都是頭髮過耳,一律清湯掛麵。人龍的聲勢十分浩大,每排約有六至八人,前不見頭,後不見尾。
在我仔細看她們的時候,她們有些也扭過頭來看我,表情卻很古怪,好似未見過如我這樣的人。我從她們轉過頭朢我的方向判斷,我感覺到自己在人龍的左方。
我曾下意識的嘗試找出自己的人身的,當時是穿甚麼衣服,但無論我如何努力,絲毫也想不出來,我覺得自己是沒有人身的,仿似只有魂魄漂浮在半空中。(感覺自己漂浮在半空中是可以肯定的,但是否這些就是我的魂魄呢?則未敢斷定,只是不知用甚麼術語來形容,故將平日對魂魄的概念,姑且借來一用。)人龍是向前走的,呂法師叫我跟著他們走,並祈求他們帶我去元辰宮,看自己的生死冊,他並叫我形容兩旁有甚麼景物。


  女人賣茶葉蛋


(兩旁沒有甚麼景物,我只知她們走在一條山路上。我也看不見兩邊有樹木。)我對呂法師如此說。
景象跟人龍移動,看見路旁有一間很簡陋的青磚砌成的牆,門前是一幅高起來的泥地,泥地之前有些碎磚頭,路旁有人在賣茶葉蛋,也是女人。
那個賣茶葉蛋的女人轉過頭來望我,剛好此時呂法師與我說話,我竟然發現那女人忽然被人定著,好似我們再電影堿搳]定鏡)一樣。被定鏡的女人距離我很近,他瞪大一雙眼,把我端詳一番,表情如之前人龍見我一樣,也是覺得我很古怪。  記憶之中,我是從來沒見過那女人的。
後來,人龍就消失了,只留下那簡陋的青磚屋及門前那塊空地。此時,呂師傅再度叫暫停。兩次體驗,我都見到意想不到的景象,這是我始料不及的。我身邊的人聽見我當時的描述,態度由最初的質疑-懷疑-查問-探問,到後來給我提供考證方法與途徑,這是我極願意接受的,因為自己其實也在驗證!

當時,盧導演及徐先生問我在進入後,意識是否清醒?

我覺得自己進入後的意識是絕對清醒的,因除了呂法師叫我合掌求祂們引路,我雙手、意識完全受自己控制外,我還聽見身邊的人說話,以及我知自己再做甚麼,但只是看不見自己的人身是如何模樣。

盧導演及徐先生又對我說:(你在進入後,若見到花,嘗試嗅花的香味;若見到生果,也是試試甚麼的味兒;見到石頭或物件,也摸摸是甚麼樣的感覺。)徐先生還補充說:(據說見到生果,可以摘下來享受一番,樣子還吃得津津有味的。)


揹了槍的軍人


兩次的(進入),我所見到的景物都不可以用幻覺、催眠、冥想所能解釋的過去,於是求證之心越強烈。當我第三次(進入)後,我完全不對任何人描述我所見的景物,包括法師及其助手。(儘管法師的助手問我多次見到了甚麼,但我都對他說,我不想說,因我專心地憑剛才別人提供的方法去驗證。)

我第三次的(進入)也是很快的,景物顯現眼前的是一對軍人:他們身穿淺藍及軍綠色兩種顏色混合成的軍裝制服,頭戴同一顏色的鋼盔帽,每人揹著一支長槍,分成兩人一排的向前行。但有些卻不是戴鋼盔帽的,而是戴普通的軍帽,但制服及帽的顏色都是一樣,也揹著長槍。

我感覺自己再高處,曾想確定自己身處的環境位置,卻無從辨認,只有懸浮在半空的感覺。我伸手摸他們的槍,卻摸不著,以我與他們的距離,應該是摸的到的。其中有一個戴軍帽的軍人回頭望我,表情也如上次(進入)後所見的女人望我一樣,很詫異的,好似從未見過我這個外來人。

我見到這隊軍人時,朦朧感覺是在山路上,但山路兩邊有些甚麼,我卻沒看到。我開始駕卸意識我要去的地方,我見到泰山,在近南天門的一段路上,又見到那隊軍人向前行。我跟著轉去黃山,再黃山的路上又出現了那隊軍人。我轉去四川海螺溝,我騎著馬(與我去年到海螺溝的情景一模一樣),但很奇怪,那隊兵又出現了。而且,當那隊兵經過我身邊時,我被他們迫退到山邊,慢慢消失人身-這個過程我是清楚看見的,首先是馬腳、馬身的消失;但此時我仍有意識還留在那兒。

之後,我又駕卸自己的意識去北京頤和園、長城、杭州西湖,無論我去到哪方,都見到那隊兵。我出現杭州西湖時,與我旅行遊西湖時一模一樣,坐著小船在湖中遊覽,而那隊兵則延湖邊行走,好似各不相干。我記得到杭州旅行溪湖時,我很多時都將手插進水裡玩,但今次我想伸入水時,卻摸不到水。按常理,船與水面是很接近的,只要伸出手,便能接觸到水;但在(進入)後無論我怎樣伸,也沒有觸摸到水的感覺。


佛像不斷後退


到後來,我想回家見我家人,但一個都見不到。我開始感到累了,覺得我這樣(進入)虛耗了很多的體力及精神,我不想再遊的情緒油然而生,而且這個訊息越來越強烈。我對自己說,放棄好了,我不想再遊。
不久,聽見呂法師叫停,我心忽然輕鬆了許多,隨手解開毛巾,穿好鞋離坐而去。法會未散,我的工作還未完成,故仍留在現場,與旁人交流自己的體驗,又聽取別人的看法。我問法師其中的一個助手,為何我跑到哪兒都見到那隊兵呢?他說我的魂魄自己到處亂跑,沒有得到神明的帶領,所以會有這個情形發生。

不久,下一場的法事又開始了,大家都感到奇怪,為何我不加入觀靈列隊了?其實,我驗證的意願強於家的要進入元辰宮偷看自己的生死冊,這可能與我職責有關。不過,小心求證還是不可缺少的,所以至今我仍尋找不同的解釋,希望能有一個較科學、較客觀、較易給人接受的解釋。這是後話。

說回當時現場,我發現另外亦有人(進入),那人也能較細緻的描述所見的物,因我之前與別人交談,所以並沒有完整地聽到其進入後所見的景物。另外還聽見一位記者說,牠見到有佛像不斷的向後退,但牠對我說這是幻覺而以。第四輪的法會結束後,徐先生叫我再次加入下一輪的法會,看看是否真的能到達元辰宮。我雖然不大願意再參加,而且對進入元辰宮的願望也不太強烈,但職責所在,兼且又是我工作範圍之內,沒有理由推辭,唯有再次歸隊。

再眾人重新上香後,我又拿起毛巾蒙著眼睛,開始我第四次的(靈界之旅)。


滴水觀音佛像


同樣,我很快便(進入)了──面前仿似是一個樹林,但這個樹林卻不似我們日常所見的樹林,反而似油畫堛瑣薵L。樹林的左前方,十分光亮,光亮的有點耀目,卻看不清楚那是甚麼光。

這個畫面停留了很久,最少有十分鐘,當時心埵陪虓N念一閃而過:可能這是去探花叢的路(探花叢其實是我自己生命的花),但我當時的意願卻及不想去看(不想看得意念也是自然的產生出來的)。

我越不想看,我聽見法師敲的木魚聲就更辛苦。我雖蒙著雙眼,卻憑目魚聲知道法師站在哪兒,她的木魚聲特別強而有力,有振人心肺之感。法師走近我時,那木魚聲更有敲打在心、在頭的震撼。

後來,我見到樹林裡有一個長髮女人在我面前跑,我們相隔的距離頗遠,看到祂最清楚的只是她飄動的秀髮。也因她的秀髮向後飄動,我才感覺到她正在跑。我將所見的景物描述給法師知,經過法師一陣的念咒後,在我面前出現了兩支大香,分左右兩邊插,卻看不見香爐,而那兩支相彷似是插在門前的,兩支香很粗大(不知是否與我的距離太近所給我的錯覺),香是燃點著的,泛著飄渺的爐煙。背景卻是白茫茫的一片,有點似濃霧深鎖。

雲霧中出現了一間似屋非屋、似殿非殿的建築物,只見臺階很寬大,有很多石造的梯級。我感覺自己處在臺階下,抬頭望上去,看見一個身穿白一類似觀音的少女向門口行禮鞠躬。但當前面的少女彎下身的時候,那少女的身後又有一個如她一模一樣的少女站著合掌禮拜,總之他們雖做不同動作,但都是站在同一位置。我也分不清楚究竟他們是幾個人,還是一身幾個人。

當我仔細看他們的面容時,發現他們不是觀音。他們年紀約十七、八歲,臉上帶著歡愉稚氣的笑容。一派天真爛漫的模樣。與此同時,眼前呈現了水滴觀音莊重、慈祥的佛像,但又迅速消失。


彩衣女提花籃


跟著,我覺得自己是低下頭走路,前面有人提著花籃引路-初時,我只看見花籃,後來才看見花籃原來是由一些穿緊身彩衣,後腦挽著髮髻的少女提著的。走著、走著,花籃、少女全部消失,在我面前的只有半張檯。牠一邊敲木魚,一邊念動咒語,過了一會,我終於見到整張檯面,是方形的,上面甚麼也沒有,而且有三隻檯腳是我看不見的。

法師又叫我出去望望門牌,看看有沒有寫著(云辰宮)的字樣。我轉過身望出門外,只見門外是白茫茫的一片,又似是翻動的雲海,卻十分濃厚,一點也不輕盈(我從未見過如此濃密的雲海)。

我面向門外時,我覺得這間(屋)是懸在半空中的;但當我面向是內時,又覺得很真實。門口上面有幾張飄動的紅紙,大門是原本色的木造的門,有點而破舊,大門兩邊分別貼著兩個門神。

後來,在我面前出現了一大堆香,那些香很長,比常見的香長了很多倍,插滿的香誠一個圓形,是燃點的。在香的上面進屋頂的牆壁上,我見到一隊長長的大眼睛,眼向下垂,鼻很高很大,好似是佛像,但又不知是甚麼佛像。佛像的頭很大,我只看見眼、鼻、上唇、前額的部分,其他部位就看不見了。


一本線裝原書


我好像被定在一個位置,在佛像前方的下面,不能動彈(我當時沒有意識自己身體的存在)。在我是限範圍內,約在我面前的右方,見到一本線裝的書,深藍色封套,堶悸滲是白帶微黃色,約有一吋厚。書本自己在翻動著。
當時徐先生問我:(你有沒有感到很大風?)
我答:(書是自己翻動的,但我並不能動彈,故此一無所見-嚴格上說,我看不見書上的字,可能一本書本翻動甚速,二來距離亦遠。(有人認為這是生死冊)

忽然,我心堳傮Q知道我幾時能結婚,但當時只是指是心想,並沒有宣諸於口。就在此時,在一個小方框裡出現了一個數字(為保存隱私起見,將數字從略),數字的字體也較為特別,不是常見的印刷字體,而是圓通心體的。

我又想知將來的丈夫是如何樣貌時,同樣又出現了一個小方框,小方框裡有一張類似半身的相,我卻只看見向中人的頭不的後面-我清楚見到相中人的頸頗長。在我查閱隱私時,那本書然翻動著。最後,呂法師說:(看來,她不讓你看了。)說完便口念接我回來的咒語,結束法事。

做完這場法事後,今次的法會亦告結束。我看看手錶,已是下午六時二十分。
法,將所見的景物,以最樸實的筆觸,如實的描述出來。可能,全世界的人都懷疑我在做文章,只是替電影(大迷信)做宣傳。如果所有的人都這樣想,我還有甚麼好說呢?我縱有百口,也難辯是與非!

話說回來,若這個未經人是刻意周密的安排下而產生宣傳作用,也是天意。(內文描述過的,並不是我回來閉門造車!)

在當日法會上,徐先生問我參不參加靈界法會時,我答她我昨晚已經報了名(在前一晚,永高宣傳部的Betty小姐問我參不參加法會,我才知可以親身試。那時我略考慮一下,就答應參加了,並沒有告訴公司任何人知道)。我見徐先生當時頗惆悵的表情,雖覺古怪,但我還未意識到事情的複雜性。

直到我第一次進入時,我聽見身後有人說:(不知是不是造馬的?)第一次法事完結之後,那人又用極強硬的語氣對我說:(如果你再造馬,死無葬身之地!)(我知那人是一位記者)

我雖然不怕別人怎樣看我,但身分尷尬,不禁有心理負擔。有時我進入後,也不敢及時發出訊息。我經過內心爭鬥後,始終覺得我的身分是記者,應該忠於職業操守,將所見所了解的真相報導給讀者知道。如果只顧存個人的事非,而將真相隱瞞,對呂法師亦欠公平。

暫且將(造馬)的困惑擱下,說回觀靈術本身。
我回到家後,也做過一些驗證,例如自己閉上眼睛,看看是否出現類似在法會上看見的景象。

當我閉上眼睛時,我發現亦有畫面出現,但畫面跳動得很快,亦很紛亂,沒有情理可言:若隔幾分鐘後再想剛才所見的景物,很多時難以重現,如過眼雲煙,不似在法會上見的有真實感,及事隔一段時間仍清晰可見。

若說我在法會上所見得景物如此豐富,可能與個人想像力有關的話,那麼,為何我的想像力能在短短的半小時,甚至更短的時間內,驟然增加得如此驚人呢?看來,用想像力來解釋事不通的吧!

不過,我對觀靈術仍存有疑問:

一、據呂法師的助手說,進入靈界後,時常看見古代的人或物,較少看見現代的人或物,但我卻看了不少現代的人和物(朝拜的婦人、青磚屋及軍隊),這是否代表我的個案突破了呂法師觀靈術以前從未發生的情形呢?還是另有解釋呢?這個則有待日後探討。

二、我看不到生死冊堛漲r,是否與我填寫的出世資料有關呢?因此填表時,我是寫陽曆(俗稱新曆)的出生資料。這是我後來才覺醒到的,亦沒有問過法師。

三、在進入後所見的人,始終沒有一個跟我交談過,為甚麼會這樣呢?各位讀者看後,若有關這方面的解釋或本身對這門法術有認識,歡迎來信或來電告知,希望早日揭開這門法術的神秘面紗!

                   九二年三月五日 文:何文心
  

  

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
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.
發表者 樹狀展開

法務介紹專區
本堂Line帳號 : @wugin
本堂微信 ID : wugin88888
加入好友

【 影片專區 】

【 介紹專區 】

最新回覆話題
主題 回覆 最後發表
大智若愚:生活中的似非而是 0 昨天 21:28:54
angel6868 
我正在改變 0 昨天 11:17:12
a700617 
命運不是求來的,是自己修來的 0 昨天 11:17:04
lala5978 
把手套送給星星和時光 0 3月28日 18:25:33
angel6868 
寬恕與和解 0 3月28日 14:04:44
a700617 
生命是一種回聲 0 3月28日 12:14:50
lala5978 
感動生命的十四條人生語錄 0 3月27日 17:36:21
angel6868 
有關朋友的文章 0 3月26日 21:21:01
angel6868 
多一份雅量,少一份狹隘 0 3月26日 13:58:05
lala5978 
猶太人「賣豆子」的故事 0 3月26日 13:51:29
a700617 
這一年你大四了 0 3月25日 21:17:17
angel6868 
生命是一種回聲 0 3月25日 16:33:02
lala5978 
【難得糊塗】探源 0 3月25日 13:23:03
a700617 
給自己一次拚搏的機會 0 3月24日 14:34:12
a700617 
不僅僅是為了祈福 0 3月22日 21:54:10
angel6868 
思路決定出路 0 3月22日 12:13:45
a700617 
是有遠見?還是混亂的根源? 0 3月22日 11:01:58
lala5978 
格言警句:人生價值篇 0 3月21日 21:26:12
angel6868 
欣賞別人的本領 0 3月21日 12:29:33
lala5978 
刺蝟的秘密 0 3月21日 11:46:41
a700617 
打屁屁的文章 0 3月20日 17:40:53
angel6868 
考驗 0 3月19日 15:42:06
angel6868 
怎樣面對生命 0 3月19日 14:39:17
lala5978 
拿小麵包的女孩 0 3月19日 12:15:47
a700617 
有關人生哲理的文章 0 3月18日 21:35:24
angel6868 
時間花在哪,成就就在哪 0 3月18日 12:42:04
a700617 
珍惜當下,積極快樂 0 3月18日 08:17:29
lala5978 
四個賣蘋果的小販 0 3月17日 17:16:14
a700617 
世上沒有不彎的路,人間沒有不謝的花 0 3月17日 16:48:07
lala5978 
非理想的幸福下午 0 3月15日 20:49:28
angel6868 
新會員區塊
Teresayang 2017-07-11
lala5978 2017-03-16
chenminyue 2016-10-13
e888490 2016-08-17
kk770770 2016-05-26
yagyu 2016-05-16
YARYU 2016-05-16
987tomnana 2016-03-19
123tomnana 2016-03-19
123sunny 2016-03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