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你自己劃下的疆域

發表者 angel6868 開 2019-09-15 21:11:34
有一個人在河邊釣魚,每當他釣到一條大魚時,他就把它扔回河裡,釣到小魚時,他就留下來。一位過路人看到這個情況覺得很奇怪,就問他:“為什麼不要大魚,只要小魚呢?”不料這個釣魚者回答說:“因為我家只有一口小鍋,沒有大鍋呀!

  根據專家的估計,77%的人不滿意目前的工作,既然如此,我曾經問一些學員,為什麼不去改變?為什麼還重複着同樣的生活?難道不知道“重複舊的行為只能導致舊的結果嗎?”但是他們都會告訴我:“沒有辦法”、“不可能”。難道是真的是“沒有辦法”或者“不可能”嗎?

  問你一個問題:我們“已經知道的範圍”比較大?還是“不知道的範圍”比較大?答案當然是“未知的範圍”比較大。既然是這樣,那麼當你說“沒有辦法、不可能”時,又代表什麼呢?

  它只是代表在你“已知範圍”內的方法都已經試過沒有效而已,對嗎?

  其實突破是完全有可能的,只要你能不斷地突破“已知的範圍”,進入到未知的領域,不達目的誓不罷休,不斷地去尋找新的解決方法。

  有人不禁要問:“那麼到底要如何才能有效地突破呢?”其實答案很簡單,就是要讓自己開始去做一些你過去沒有做過的事情、你過去不敢做的事情,這才叫突破!如果你還在你已知的範圍內、你熟悉的領域裡打轉的話,又怎麼能夠產生新的結果呢?別忘了:重複舊的行為只能得到舊的結果!還記得“精神病人”的定義吧。

  在人生中的其他事也一樣,沒有辦法只是說我們已知範圍內的方法已經用盡,只要我們能夠不斷地去嘗試新的事物、新的機會、新的方法,不斷地去突破自我、改變自我,永遠都沒有“沒有辦法,不可能”這句話!

  你現在是否可以真的明白,面對你自己的幸福快樂永遠都不說這三個字——“不可能”!就像五百年前,你如果跟別人說,你坐上一個銀灰色東西就可以飛上天;你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就能夠跟遠在千里之外的朋友說話;打開一個“方柜子”就能看到世界各地發生的事情……,他們也同樣會告訴你“不可能”,對嗎?如今不是都已變成了現實嗎?

  我始終堅信:每個人都是可以成功的,而關鍵在於能否驅除這些限制性的信念!人生當中沒有什麼可以限制得了自己,如果你能朝着目標不斷嘗試,永不放棄!

  讓“不可能”安息吧!

  那一天,湯娜在課堂上叫所有的同學在紙上寫下自己認為“做不到”的所有事情。每個學生都乖乖地坐在位子上,絞盡腦汁在紙上寫着。

  班上的每個人都在紙上寫下了他們所不能做到的事。諸如:

  “我沒法做30次的仰卧起坐。”

  “我發球無法超過前邊的球網。”

  “我不能只吃一塊餅乾就停止。”

  整個活動令人好奇,湯娜在講台邊坐下來,寫道:“我無法讓約翰的母親來參加家長會”、“我無法不用體罰好好管教亞倫”。

  我相信,很多人都會反對老師讓學生如此專註於消極的一面,而不去看積極的那一面,諸如:“我能做”這一類的。但是我們不妨先忍耐一下,看看她們到底是在幹什麼?

  同學們大約又寫了10分鐘。大部分寫滿了一整張紙,甚至有人開始寫下頁。

  湯娜告訴學生,完成現在寫的這一張,並提示學生將紙對摺,交到前面來。學生依次來到老師的桌子前,把紙張投入一個空的鞋盒內。

  把所有學生的紙張收齊之後,湯娜把自己的也投進去。她把盤子蓋上,塞在腋下,帶頭走出教室,沿着走廊。學生跟着老師走了出去。

  走到一半,整個行列停了下來。湯娜進入門衛室,找鐵鏟、鐵鍬。她一手拿着盒子,另一手拿着鐵鍬,帶領大家到運動場最遠的角落,大家開始挖了起來。

  原來,他們打算埋葬“我不能”。整個挖掘過程歷時20分鐘,因為每個孩子要輪流挖。直到洞有三尺深的時候,他們將盒子放進去,並用泥土把盒子完全埋葬。

  31個十多歲的小孩,圍繞着這剛剛埋好的“墓地”,裡面埋着所有每一個“力不能勝”的事情,這些都深深地埋藏在三尺的泥土下。

  此時湯娜開口了:“同學們,現在手牽手,低頭默哀。”同學們很快地手牽手圍繞墓地成了一個圓圈,低下頭來等待,湯娜則念出一段悼詞。

  “各位同學,今天很榮幸能邀請各位來參加‘我不能’先生的葬禮。他在世的時候,參與我們的生命,甚至比任何人影響我們還深。他的名字,我們幾乎天天掛在嘴邊,出現在各種場合:如工廠、學校、市政府、議會、甚至白宮。”

  “現在,希望‘我不能’先生能平靜安息,並為他立下墓碑,上面刻着墓志銘。死者已矣、來者可追,希望您的弟兄姊妹:‘我可以’和‘我願意’能繼承您的事業。雖然他們不如您來得有名、有影響力。如果您地下有知,請幫助他們,讓他們對世界更有影響力。

  “願‘我不能’先生安息,也希望他的死能鼓勵更多人站起來,向前邁進。阿門!”

  聽完這段悼詞之後,我想同學們是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的。這個活動是這樣具有象徵性,這樣意義深遠。

  這個特別的正面鼓勵將深刻在每個孩子的心靈上。

  寫上“我不能”,埋葬它、聆聽悼詞。老師完成了大部分的活動,但現在還沒結束。她帶領學生回到教室。大家一齊吃餅乾、爆米花、果汁,慶祝他們越過了“我不能”的心結。湯娜則用紙剪下墓碑形狀,上面寫着“我不能”,中間加上“安息吧!”再把日期填上。

  這個紙墓碑掛在湯娜的教室里。每當有學生無意說出:“我不能……”這句話的時候,湯娜只要指着這個象徵死亡的標誌。孩子們便會想起“我不能”已經死了,進而想出積極的解決方法。

  這個事件對你有什麼啟發嗎?

  當你或你身邊的朋友無意中又說起“我不能……的時候,請別忘了提醒一下:“我不能先生”已經死了!

  恭喜你,又上了一個台階。

  展現在你眼前的是一個可能性的世界!

來自: http://www.wugin.com/newbb/viewtopic.php?forum=13&topic_id=167543&post_id=191619